当前位置:金沙澳门官网 > 中国史 > 心心念念研究红楼梦一辈子的俞平伯去世俞平伯

心心念念研究红楼梦一辈子的俞平伯去世俞平伯

文章作者:中国史 上传时间:2019-11-05

近代西学东渐,留洋蔚成风潮。而这种“别求新声于异邦”的经历,于当事人几乎都有着莫大的影响,无论学术倾向,还是人生际遇。这中间,俞平伯是特殊个案,其留洋恰如他自己所说,“在当时留学界中传为笑谈”。这是怎么一回事呢? 1920年1月4日,刚从北大毕业、21岁的俞平伯,和傅斯年一起自费赴英国留学。俞平伯一行于2月22日到达伦敦。他在伦敦仅仅住了十多天,即决定回国,并很快于3月6日登船启程。傅斯年闻讯大惊,3月14日早晨,当俞平伯乘坐的日本轮船抵达法国马赛,傅斯年也从伦敦匆匆赶来,加以劝阻。对这一场景,俞平伯回国后曾赋诗描摹,“有两个人站在船头甲板上,絮絮地说着,带哭声地说着。‘平伯!你这样——不但对不起你的朋友,还对不起你自己!’” 俞平伯这一举动让人颇多猜想。俞平伯的外孙在《我的外祖父俞平伯》中有这样的解释,“外祖父自费赴英留学,这对一个普通读书人的家庭来说,不是件易事。奇怪的是,当年夏天,他便从英国返回。来去何以如此匆匆?不免引起了人们的猜测。穿不惯洋服、皮鞋,此为一说;想念、抛舍不开妻子,又是一说。至今确信为后一种说法者居多数。这大概与人们亲眼看到他们恩爱偕老的事实分不开的。哪一种说法更正确呢?我曾问过外祖母,她淡淡一笑:‘那是因为没有足够的钱,哪里会是为我呢?’” 俞平伯是因为经费困难放弃留学,今人所编的《俞平伯年谱》采信了此一说。不过,研究红学的孙玉明认为这一说法“并不符合实际情况。就在俞平伯去购返程票那天,他还到银行取钱并寄回国内。再从另一个角度想,俞陛云是一个十分细心的人,若无足够的经费,他是不会让俞平伯冒失去国外的”。孙玉明在俞平伯外孙之外,补充了俞平伯短暂西游的另一解:缺乏生活自理的能力。 我很奇怪,俞平伯的研究者,为什么会偏偏漏掉一个重要当事人的说法?实际上早在当年俞平伯执意归国之后,傅斯年就给胡适写了一封信谈及此事,说俞平伯“到欧洲来,我实鼓吹之,竟成如此结果,说不出如何难受呢!平伯人极诚重,性情最真挚,人又最聪明,偏偏一误于家庭,一成‘大少爷’,便不得了了;又误于国文,一成‘文人’,便脱离了这个真的世界而入一梦的世界。我自问我受国文的累已经不浅,把性情都变了些。如平伯者更可长叹。但望此后的青年学生,不再有这类现象就好了”。这里的傅斯年,不仅是以好友,而且是以受过现代西式教育的知识分子身份,对俞平伯进行了一次观察。 在傅斯年眼中,俞平伯视留学大计为“乘兴而来,兴尽而返”的雅事,完全是文人习气使然,他更认为,这种文人的习气不仅对俞平伯,对“此后的青年学生”也都将有着负面的影响。傅斯年这种观察的角度耐人寻味。 书香门第出身的俞平伯,终其一生都是一个传统文人,而未成为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,已初现端倪于近乎笑谈的留洋中。虽然不必一定要分出“传统文人”和“知识分子”的优劣,但就时代的氛围和俞氏的天分而言,不能不说有一点遗憾。

29年前的今天,心心念念研究红楼梦一辈子的俞平伯去世俞平伯,1900年1月8日,出生在苏州一个书香世家。曾祖父俞樾、父亲俞陛云是近代着名的学者。俞平伯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和文化熏陶...

29年前的今天,心心念念研究红楼梦一辈子的俞平伯去世

俞平伯,1900年1月8日,出生在苏州一个书香世家。曾祖父俞樾、父亲俞陛云是近代着名的学者。

俞平伯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和文化熏陶,1915年他考入国立北京大学文学系预科。1917年,他与杭州才女许宝驯结婚,开始爱好昆曲。

1918年,在北大读书的俞平伯积极投身新文学运动,他创作的新诗《春水》和鲁迅的小说《狂人日记》一起刊登在1918年5月的《新青年》月刊上,这是中国出现最早的新诗作品之一。

1919年,俞平伯积极投身五四运动,参加北大学生会新闻组。同年,他从北大毕业。

1920年,俞平伯和同学傅斯年乘船赴英留学。在海轮上,两人共同阅读谈论《红楼梦》。到英国后,俞平伯无法适应国外的生活,只呆了十多天就回国,任教于杭州第一师范学校。

1921年,胡适发表了《红楼梦考证》,引发俞平伯对《红楼梦》研究的兴趣。1922年,俞平伯写出研究《红楼梦》的第一本书稿《红楼梦辨》。

他通过对《红楼梦》版本的考证,辨明《红楼梦》原书只有前八十回是曹雪芹所作,后四十回是高鹗续作的,并对高鹗续书进行了评价。这是对《红楼梦》研究划时代的贡献。

他和胡适被称为“五四”以来新红学的代表人物,与旧红学的评点派、索隐派、题咏派有着明显的区别。

此后,俞平伯先后任教于上海大学、燕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。

1925年2月,俞平伯发表了《〔红楼梦辨〕的修正》一文,指出:说《红楼梦》是自叙传的文学或小说则可,说是作者的自传或小史则不可。

1937年,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,俞平伯因照顾年迈双亲,未能随同学校南迁。周作人邀请他继续在北京大学任教,他断然拒绝,搬出清华园,靠卖物度日,过着清苦的生活。

1945年,抗战胜利后,俞平伯重任北京大学教授,加入了“九三学社”和“中国民主革命同盟”。

1952年,俞平伯把早年的《红楼梦辨》认真整理,改名为《红楼梦研究》出版,受到读者的欢迎。

1953年年,俞平伯任中科院文研所古典文学研究员。第二年,他出版了《红楼梦简论》。他在学术圈的知名度直线上升,出席了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。

不久,两名青年李希凡与蓝翎发表文章,批评俞平伯的研究是反现实主义的唯心论。这一说法,得到毛泽东的认可,从而把学术争论升格为一场严重的阶级斗争。

从批判俞平伯的《红楼梦研究》开始,又批判胡适,再引出胡风“反党集团”、又牵连周扬、丁玲、冯雪峰等,在全国产生巨大反响。

(左起:蓝翎,李希凡,冯其庸,周汝昌,俞平伯,吴世昌,吴恩裕)

俞平伯远离政治,集中精力对《红楼梦》八十回本进行整理校勘,找出尽可能接近曹雪芹原着的版本。1958年,《红楼梦八十回校本》出版,这是他对《红楼梦》研究的又一大贡献。

1966年,“文革”开始后,俞平伯再次受到批判,1969年,俞平伯被下放到河南种菜和搓麻绳。他住在一间不到十平方米堆杂物的房子里,却心胸旷达,安之若素。

1971年,在周恩来的关心下,俞平伯回到北京,日常生活以唱昆曲、打桥牌为主。

1980年,中国红楼梦学会成立,俞平伯被邀请为学会顾问。

1986年1月20日,中科院文学研究所在北京隆重召开“庆祝俞平伯先生从事学术活动六十五周年大会”,标志着俞平伯被平反昭雪。

1988年3月,《俞平伯论红楼梦》一书出版,全书77万字,全面展示了俞平伯研究《红楼梦》的历程。

1990年10月15日,俞平伯在北京逝世,终年90岁。去世前半个月,俞平伯神志不清,像是中了魔,常常坐在桌前翻看《红楼梦》……

(万象历史·人物传记写作营的第516篇作品,营员“一声雷”的第42篇作品)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中国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心心念念研究红楼梦一辈子的俞平伯去世俞平伯

关键词: